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  文化天地  
 
  文化天地
憶童年——外婆家的大院

童年,是在雪地里走過的道路,走過了,卻留下了清晰的足跡;

童年,是在影院里看過的電影,看過了,卻留下了永恒的回憶;

童年,是在嘴里吃過的棒棒糖,吃過了,卻留下了甜美的滋味。

兒時,外婆家的院子非常大,大到童年的我天真的以為那便是全世界。據說,那是我外公的爸爸賣掉了五頭牛才買下的,而現在卻是早已賣給了開發商,改建成了林立的高樓。猶記得最后一次去到那個院子,也是十幾年前的事了。那時節的尋常院落雖比不上如今高樓大廈的恢宏,但卻是我最完美的樂園。

春天,那一株株果樹的新綠;夏天,五顏六色的花朵爭相開放;秋天,成熟的果實承載著幸福的收獲;冬天,銀裝素裹的白雪覆蓋了整個院子的大地。

東面,馬廄里高傲的小紅馬;西面,雞窩里自大的花公雞;北面,豬圈里慵懶的胖肥豬;南面,門前半睡的大笨狗……

那些優美的畫卷,大概只能定格在我童年的相冊中。

還有那經常陪我嬉戲的花蝴蝶,花叢中飛舞的小蜜蜂,草葉上飄過的小蜻蜓都是我年少時最好的玩伴。

我也曾爬上過外婆家的大榆樹,飽餐那可以作為糧食的榆樹錢;我也曾鉆進過草叢中,采摘那味道甜美的黑星星……這一切的一切無疑都為我的童年增添了一份樂趣,一份只有孩童才能體會到的樂趣。

然而最令我歡快不已的事情,還是跟在哥哥姐姐們的屁股后,漫無目的的瘋跑。圍著院子一圈一圈的傻跑,直跑到氣喘如牛,汗流浹背,還在興奮的奔跑。跑著跑著,哥哥姐姐逐漸跑沒了蹤影。那時候的我不知道,他們是跑出了院子,還是跑出了童年。我有些失落又有些委屈,憂傷迅速彌漫擴張,眼淚遮擋了我的雙眼,鼻涕溜進了我的嘴巴。每每當我品嘗鼻涕那略帶濕滑的咸味兒時,總有一雙帶著厚重慈愛的手向我伸來。每次她都回或多或少的帶給我一份可以沖淡憂傷的驚喜,或是并不高檔的零食,或是自制的小玩意,或是帶著濃濃愛意的擁抱……那雙手,外婆的手。在我童年時,就像一雙魔術師的手,總是能在我哭泣的時候讓我破泣為笑。

夕陽西下,落日余暉將整個院子照得紅彤彤的。外婆很喜歡坐在院墻邊的小板凳上,將我摟在懷里,給我講述那個她講了一輩子,永遠也講不完的故事:“從前有座山,山上有個廟,廟里呀有個老和尚……”她就一直這么講著,講到自己頭上的頭發全白了;講到我離童年越來越遠;講到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,再也看不清她抱著我的身影,再也看不清她家的那所大院……

別了,外婆家的大院;別了,我最愛的外婆;別了,我那純真的童年……(田德遠)

責任編輯:何振吉  劉超

 
版權所有:大唐黑龍江發電有限公司 黑ICP備05003806號 地址:黑龍江哈爾濱市松北區龍唐街99號 郵編:150028
   聯系電話:0451-85557000(總機)傳真0451-85557860 網站負責人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福建36选7中奖金额